还是黑白好

Lier

絶望という希望:

互动命题上抽到的

日狛

脑洞关键词:

1、理智崩溃的声音

1、笨拙的温柔

2、没有更好的借口了吗

——————————这是上篇。

    坏掉的是……这个世界。

    宛如中二少年会不知廉耻说出的台词,此刻在日向眼前的崩坏中却成了唯一可取可信的真相。

    狛枝死了。那个狛枝死了。那样的狛枝死了。

    就在自己的眼前,血色刺激着神经让日向的思考回路都不由僵住。倒吸了一口气,混着铁锈味的肮脏热气充斥了鼻腔,瞬间忘记了呼吸。寒意似乎是从每一寸裸露的肌肤的每一个细胞渗透入体内的,不知不觉汗湿了后背,些许未灭的火星跳蹿在仓库角落,不时溅起“噼噼啪啪”的轻响,一次一次,挑拨着如紧绷的弦般的日向的神经。阵阵眩晕,又加上未散光的厚烟困难了呼吸,昏暗的光线压抑着视线,日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伸手颤颤巍巍地扶住了墙。目光不敢聚焦,仅仅是涣散地将狛枝的尸体以模糊轮廓的样子映入空白脑内。即使如此,最初见到的尸体的样子依旧如梦魇般不依不饶地在他脑内走马灯似回放、直至每一个细节——残忍的杀害方式的细节。

    一刀一刀地刺入、割开,直至体无完肤、浸浴于疼痛与鲜血中,最后长枪和尖刃分别直直贯穿腹部和右手……简直像是希望被害者连带着肉体也下地狱、诅咒般的虐杀。

    「大概,犯人对狛枝恨之入骨了吧。」

    想起之前一系列的种种,大家数次被狛枝逼至焦头烂额的地步,日向便觉得或许并不是不能理解犯人的心情。可是无论多少次强迫似地逼自己冷然面对狛枝的死,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被莫名的同情、悲哀以及愤怒的情绪拉扯住,不得不将他的死当成“同伴”的死。确实,狛枝是个完全无法理喻的、疯狂的家伙,但是他成为现在的样子也一定不是没有理由的吧,更何况……

    「どうか忘れないで。ボクはキミを…キミの中に眠る希望を、心から愛していると。」

    他曾那样对自己说过,相信着自己体内的“希望”一定比任何人都闪耀,因而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从当初开始就断定那是谎言就好了,日向自暴自弃般地垂下眼帘,狛枝之后的眼神却一遍遍不受控制地在眼前浮现,厌恶到绝望的眼神,毫无温度地盯着自己。那仿佛是在说着“骗子”般的眼神。

……骗子?

    狛枝是个骗子吧。明明刚开始装作一个善良好青年的样子接近大家,甚至那样温柔地帮助过自己,结果最后却以一个大骗子的身份、仿佛遭报应般地、那样惨死在了此时此地。

——但是自己又如何呢?自己难道就不是骗子了吗?说什么忘记了才能……其实根本不存在啊,才能那种东西;装作是和大家一样的“同伴”,其实与大家有着本质的区别;用所谓“沉睡着的希望”骗取了狛枝的爱,最后却又以“毫无希望”的真相将一切归为绝望……这难道不都是自己撒过的谎吗。

    “啊…咧?”尽管脑内某处仍本能般地去抗拒刚才的念头,日向却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异样的冰冷流窜过脑后。「自己是骗子」的真相绝望般一下涌入了大脑,压迫着早已脆弱无比的神经,一波一波的尖锐疼痛如针般擦过脑海。呼吸都渐趋沉重,眉紧紧锁在了一起,日向不由自主地屈下了身子,视线、声音,能感受到的一切都陷入迷茫的模糊,赞美诗般地耳鸣袭入了已无法思考的部分雪上加霜,浑浊的空气、脚边的血液、近在眼前的尸体……一切全部与「自己是骗子」的思绪交杂在了一起——

    终于。有什么。崩溃了。

——————————————————

TBC.

【嘉瑞】雨

最近的雨,下的很多。

在下雨天的时候,会感到烦躁,所以讨厌下雨天。嘉德罗斯有些郁闷。每天都在下雨,暴风雨。

家里的汉堡吃完了,准备再去买一些。但是外面的雨,太大。.
那么,叫外卖吧。

“您好,这里是凹凸外卖,请问需要什么吗?”

“给我来十个汉堡,还有二十瓶可乐,给现金,地点在……”

透过窗子看向外面,雨下的真大啊。

“啧!有够烦人的。”嘉德罗斯咂嘴。家里所有的电动游戏全部通关,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那么大的雨,真是烦人。

“叮咚”

外卖到了。凹凸外卖的速度依旧是那么快。

打开了门,嘉德罗斯接过对方递的外卖,把现金塞到了对方手里,“正好,不用找了。”说完就把门关上。

门外的那个人愣愣的站着,手中的钱被风吹落。格瑞迅速抓住了零钱,以防被风吹到大路上找不到。

浑身都是雨水,把雨衣盖在了外卖上,自己穿着工作服。淋雨,也是挺舒服的。

把外卖放到了桌子上。嘉德罗斯有些疑惑,下着这么大的雨,外卖应该不会像这个样子的一点都不湿的啊,至少应该有一些水吧。但是嘉德罗斯没有在袋子上发现任何水滴。服务效果越来越好了啊。

下班的格瑞,站在暴风雨里。闭着眼睛,脸朝天,全身都被雨水浸湿,衣服紧紧贴在了身上,勾出完美的身材。

“呼……”呼出一口气,格瑞心情有些好了。下雨天果然很棒呢。

只不过格瑞是面瘫,不会笑就是了。

.嘉德罗斯也出来了。

他是因为在家里实在是无聊所以出来找乐子。大下雨天的,去哪里找乐子啊。

格瑞在雨里放松身体。

嘉德罗斯看到雨就有种厌恶的心情。

对视。

金色,太阳。

紫色,绿色,漂亮。

嘉德罗斯。

格瑞。

“好久不见,罗斯/格瑞。”两个人同时说道。

距离分开之后,有三年没有见面了吧。

“还是那么喜欢雨呢。”嘉德罗斯靠近格瑞,把伞往格瑞那里靠靠,“全身都湿了,这样会感冒的。”

静静的看着对方。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眼睛地下因为经常熬夜而十分突出的黑眼圈,心里一痛,“你瘦了,也有黑眼圈了,比以前重很多。”

“你胖了,脸上的肉更加柔软了。”格瑞捏了捏嘉德罗斯的脸颊。手感不错,比以前更有弹性了。

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格瑞的身上,“那么,我们回去吧。”

“好啊。”

“嘉德罗斯,你依旧是那么讨厌雨呢。”格瑞没有错过在街上相遇时嘉德罗斯看向雨水脸上厌恶的情绪。

“没办法,改不了了。”嘉德罗斯拿出备用毛巾给格瑞。

“我就说为什么这么眼熟,嘉德罗斯,你还在吃那些垃圾食品吗。”硬生生把问句改成了肯定句。

嘉德罗斯叹了口气,还和以前一样。

“那么,是你送的外卖?”嘉德罗斯问。虽说是问,但是嘉德罗斯心里却有了答案。答案是yes。

“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你离开的,对吧?”忽然间提起了三年前的事。

“嗯……”格瑞点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格瑞回答。

那么的,无情啊。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今天,在这里住下来吧。”嘉德罗斯漫不经心地道。

“……好。”

夜里,雨下的更大了。

嘉德罗斯在床上滚来滚去。

“格瑞,好想要你。”嘉德罗斯喃喃道。

三年前的他们,是恋人。

因为一些事情,分了。也算不上是分手,只是离开了对方。好像也差不多。

嘉德罗斯准备去夜袭格瑞。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吧,不需要再多计较了。

格瑞在嘉德罗斯家的客房里睡。

客房是没有锁的,所以嘉德罗斯可以很轻易的就进去。

格瑞睡着了,平时只要有人靠近就会醒的他,现在睡得很熟。嘉德罗斯慢慢爬上格瑞的床,睡在了对方身边。

我好想你,格瑞。

格瑞睡得很熟,有些不太对劲。在他们两个还是恋人的时候,嘉德罗斯只要在格瑞睡着的时候偷偷跑到格瑞身边一起睡,哥瑞都会醒来。但是这次,格瑞睡得有些太熟了。

“格瑞,格瑞,醒醒!”嘉德罗斯想叫醒格瑞,但是格瑞没有任何反应。

摸上格瑞的额头,好烫!

“喂!格瑞!醒醒啊!”家里没有药啊!这个时候药店也不会开门,该怎么办?!

“罗斯……”格瑞拉住了嘉德罗斯。把头埋在嘉德罗斯胸口,“我好冷啊,罗斯……我不是真心想离开你的,那个时候他威胁我,如果不去的话金就会有危险,所以我才没有能够去找你,对不起,罗斯……”这是格瑞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吧。

嘉德罗斯,笑了。“我不怪你,不怪你。一个人发烧很不舒服的对吧,那么,我们一起吧。”说着,亲吻了格瑞。

那么,晚安。

是不是要感谢这场雨呢?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下雨了。

【嘉瑞】身在光明

【2】

被神抛弃的人,变成了恶魔,向神复仇。

“金,你让我不要复仇,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

“你果然来了。”嘉德罗斯脱去了神父的服装。金色的头发十分耀眼,和他的一样。

格瑞眯了眯眼,他也脱去了斗篷和面具。银白色的头发,这可不是恶魔该有的发色。

“你果然可以成为神。”格瑞很肯定。

“是吗?成为神不重要了,现在,我只要和你打一场。”嘉德罗斯盯着格瑞。很好看,不相信这是恶魔。

要是没有恶魔的长耳朵,嘉德罗斯可不相信面前那么漂亮的人是恶魔。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对方,一股违和感在空气中散开。

“来吧!开打吧!”嘉德罗斯举起大罗神通棍指着格瑞,“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格瑞举起绿色的砍刀。那是他的武器,烈斩。和别的恶魔有些不一样,别的恶魔都是用指甲或者魔力做武器,像格瑞这样有具体化的武器的恶魔很少。

“我还以为你们恶魔都是用指甲抓人的呢。”嘉德罗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那些渣渣,真是没有意思。”

格瑞紫色的眸子没有透露出任何的感情。

和他玩玩也挺好的,不是吗?

大罗神通棍一瞬间就到了格瑞的面前,直奔脑门冲去。举起烈斩挡住,那大棍子很有力量,逼得格瑞后退了几步。

“认真一点啊!”嘉德罗斯迅速瞬移到格瑞身后,大罗神通棍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格瑞的眼前到了嘉德罗斯的手里。

“砰!”巨大的声响。嘉德罗斯在上,格瑞在下。烈斩挡住了大罗神通棍的冲击,气浪吹倒了两人周边的树木。

“哈哈哈哈!能接得下我一击,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嘉德罗斯大笑。果然,这是一个强者!一个可以让他灵魂颤动的好对手!

格瑞同样不怎么好受,嘉德罗斯的能力完全不像是人类,人类不可能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格瑞的心里有了一个方向,接下来,只需要证实就可以了。

似乎是终于准备用全力了,格瑞身上的气息完全改变。他有一个预感,如果不用真正的实力和嘉德罗斯对决的话,很难会获胜。格瑞也是一个好胜的恶魔,只不过一直以来的伪装让他连自己真正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哼哼!这才对嘛!”嘉德罗斯笑得无比灿烂,“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大罗神通棍有了很大的变化,巨大的棍子朝着格瑞冲击去,气流压住了格瑞,要是被砸中,绝对会死掉。

“轰!”

“真是厉害啊,格瑞,这样都可以躲掉。”嘉德罗斯有些惊讶,可以说是没有退路,但是他是怎么躲开来的。

格瑞飞在空中,骨翼在背后煽动。要是晚一步,可能真的会死。格瑞的速度很快,所以可以在大罗神通棍落下的一瞬间离开那个地方。

“人造人……”格瑞得出了答案。果然,是人造人吗。

嘉德罗斯听到了,听的很清楚。“是啊,我就是人造人。也是,半个神。”

“所以才说,你果然可以成为神啊。”

【嘉瑞】身在光明

神父嘉x恶魔瑞

…………
【1】

主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让他复活吧。

主啊,我发自内心向您祈祷,请答应我的请求吧。

主啊,伟大的主啊,你依旧没有帮我实现愿望,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是恶魔吗?

日复一日,每天,他都会在这个教堂里祈祷。

不知道他是谁,他身着黑色的斗篷,手上戴着手套,面具把脸遮住。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神秘。

他每天都会站在十字架前,双手交叉,低着头认真祈祷。都是一整天。他身上有着令人厌恶的气息,但是却无法讨厌。每天来这里祈祷,却没有实现愿望,人们怀疑他,是不是恶魔。

嘉德罗斯是神父,他的身后有两个跟班,雷德和蒙特祖玛。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信主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做了神父。
连续两个星期看到那个黑衣人了。

教堂里除了嘉德罗斯和黑衣人外,没有任何人。

“你已经连续来了两个星期了,到底有什么问题?”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烦。教堂里只要还有一位教徒,那么他就不好下班。这是一件大问题。

那个人微微抬头,紫色的眸子盯着嘉德罗斯。

好看的颜色。嘉德罗斯心想。

“为什么,主不可以复活‘人’呢?”

“复活人?哼哼!可笑。人死就不可能会复生。”嘉德罗斯嗤笑。真是天真的人类啊!复活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会存在。

那个人愣了愣,“说出这样的话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真的神父。”说完,转身离去。

那个人的味道十分讨厌,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有这样的想法。浑身都是鲜血的味道,呵呵,难道是,恶魔吗。

翌日。

嘉德罗斯早早地就来了,果然,那个人在教堂里。

今天,那个人身上的气味有些不一样了,比起昨天来好太多。

“你想复活的人,是谁。”嘉德罗斯向那个人搭话了。出于好奇心,还有……同类的味道,同样属于强者的味道。

“我唯一的朋友,金。”他是这么说。

“那么,认识一下吧,我叫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扬起笑容,“是要成为神的男人。”

他顿了顿,“我叫格瑞,是个,被神所抛弃的……‘人’。”

“恶魔,啊。”嘉德罗斯笑笑,“我们来打一架吧,和恶魔打架,是我一直想做的事。”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是神父。”格瑞说道。和教会里的其他神父一点都不一样,不是内天念叨着:“要尊爱主,主可以实现我们的一切愿望,主就是一切……”的那种。成为神?真是个普通人永远都无法视线的事情。呵,被神抛弃的我,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呢。

“我不会和你打的。”

“这等于默认你是恶魔了,对吧?”

“你认为是,就是吧。”今天,早点去看他吧。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嘉德罗斯拦住了格瑞,黄黑相间的大罗神通棍拦住了格瑞的去路,“和我打了,才可以离开,要不然,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真是,缠人。格瑞有些不悦。和金约好了今天要给他他最喜欢吃的甜品的,去了晚了,可能就被卖光了。

“我说了,不。”既然拦住了前面,那么我就从旁边走。从大罗神通棍旁边走过。

“不要小瞧我啊!”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可没有人敢无视他。

格瑞咂了咂嘴,“碍事。”后背上立起什么东西都没有,撑破了斗篷。血红色巨大的骨翼撑起,格瑞腾空而起。“我今天没有时间和你多说。”说完就从窗户飞走了。

恶魔,可以进入教堂吗?呵呵,真是有趣啊!嘉德罗斯大笑起来,今天没有时间也就是明,明天有时间是吧。“好,我等着你。”

…………

“金,我来了。”格瑞把甜品放到墓碑前面,“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要成为神,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可笑。他叫,嘉德罗斯……”

夏灰日常五题

1.如果有来世,我们还要在一起

“灰,我要说一个很严肃而又郑重的事情。”夏一脸郑重。

“嗯,你说。”灰点点头。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夏忽然抱住了灰。
灰有一丝惊慌,“这是在外面啊。哎……别担心,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话。”

夏点点头。气氛忽然变得悲凉。

“我是你们啊……如果不敢玩过山车那就不玩了!后面还有人呢!做个过山车而已又不是会死掉!还有能不能不要在这么对人面前撒狗粮啊!?”工作人员愤怒的看着两人。

身后排着长长的队伍。

“抱歉。”灰道歉。

天知道为什么晕交通工具的夏今天忽然间说什么要带灰去游乐园玩,而且一上来就要玩过山车。作死啊……

2.下雨了

大雨哗哗的下着,大的起了雾。夏站在超市门口看着,这可怎么办,他可不想淋着雨回去,而且雨还那么大。

出来买泡面的时候还晴空万里,买好后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间就下起了大雨。最主要的是这超市里面还没有雨伞卖!这都什么事啊……

雨越下越大,而且一时半会是小不下来了,这个时候如果出去的话可能会被雨水给淋死吧。冲击力太大。

“夏。”熟悉的声音出现,灰慢慢从雨里走来。

“灰!”夏激动了。

“忽然间下雨了,知道你没有带伞所以来接你了。”把准备好的另一把伞给了夏。

夏结果雨伞,伞柄上还热乎乎的,是灰还没有散去的体温。

“我们回家吧。”

“好。”

走在路上,雨好像稍微小一点了,但是风变得大了,今天有台风。

台风呼呼的吹着,两个人的伞在风雨里像花一样开放。终于只撑不住,灰的伞被风吹走了。跌跌呛呛的。夏立刻抱住了灰,防止灰倒下。

“我们快点回去吧。”

“嗯。”

夏和灰在同一把伞下,两个人靠在一起,彼此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温度和呼吸。下雨啊,还挺好的。

3.半夜看恐怖电影

某天夏忽然兴致勃勃的拉着快要睡着的灰半夜一起看恐怖片。
好不容易才要睡着的,被夏这么一弄瞬间不想睡的灰十分恼怒,我已经三天没睡了啊!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吗?!而且半夜十二点,你不要睡邻居还要睡啊。

看着夏可怜兮兮的样子,灰心软了。

“好吧,看完之后就去睡吧。”

“果然灰最好了!”

于是灰陪着夏看完了《咒怨1》《咒怨2》《咒怨之……》……《贞子1》《贞子2》……把《咒怨》还有《贞子》所有系列全部看完了,一直到了早上。

灰对于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看电影的时候一脸面瘫,用死鱼眼看完了全程。终于看完之后会就要睡觉了,看了看夏,发现夏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了一床被子,把自己捂得好好的。

“喂,我说夏,你不会害怕这些东西吧?”灰问道。

“怎么可能啊!本大爷可是夏诶!怎么可能会怕那些不存在的东西呢?”夏拍了拍胸口。

“哦?是吗?你看。”掰过夏的头看着电视,一张鬼脸正好对着他。

“哇啊啊啊啊啊——!!鬼啊!”晕了过去。

有这么可怕吗?灰无语,“但是这样,还不是说明我可以反攻了?”

“没可能。”吓晕过去的夏忽然醒了过来,“灰你是永远都不可能可以反攻的。”说完就又晕了过去。

……啊,这么敏感啊,我就只是说笑而已。

4.打架成了滚床单

“白痴火焰,你说什么?!不要以为你现在有了女孩给你的情书就可以随随便便拿出来炫耀!我也收过很多情书的!”灰不爽的拎着夏的衣领。

“你这个混蛋冰块!老子就是炫耀了怎么着?!”夏也抓住了灰的衣领。

“啊?!白痴就是白痴!和白痴没什么好说的!”

“你个混蛋!来打啊!”

“来就来啊!”

夏和灰在一个宿舍里,每天除了吵架就是打架,没得消停。

夏和灰抱成了一团,你打左脸,我干右脸,就这样打到了床上。

夏猛的一推灰,将灰推到在床上,压了上去。

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你骂我我骂你,我打你你打我。

旁边的同学过来拉架,看到的画面是:夏把灰压在了床上,两个人衣衫不整,夏的一条腿顶着灰不可描述的一处,一只手还搭在灰的胸口。

“折寿啦!夏和灰滚床单了!”

这一叫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观看。

这什么情况?我们就只是打架而已啊。

5.小黄书引发的告白

不知道是谁,在灰的抽屉里放了一本同人小黄书。如果是男女的还好解释,但是那个是男男的,而且还是自己和夏的。

灰对此表示是懵逼的。

对着小黄书发呆,现在该怎么办?是把书扔掉,还是带回去?想什么呢!肯定是要丢掉啊!这么羞耻的东西……不过为什么自己是下面的那一个?

还是把书放进了书包,带回家。走在路上,灰碎碎念着,“为什么我是下面的?我明明就比那个白痴火焰攻好多倍啊!那个白痴为什么可以压我,而不是我压他?”等等这样的问题。

“嘿!灰,好巧啊!”洛基走到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什么事,洛基?”灰问道。

“看你一脸郁闷,过来找你笑几个。”

“无聊。”

“你和夏还在整天打打闹闹吗?”洛基谈起了夏。

听到夏,灰不爽了,“和他打打闹闹?我哪里有时间去和一个白痴做那些无聊的事情?那种白痴……”

“呵呵,是吗?”洛基笑笑,“我感觉你们的感情还挺不错的。”

“开玩笑!怎么可能!”灰立刻否认……了这个事实。

“哈?!混蛋冰块!你又说我是白痴!”不知道夏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忽然间就出现了。

“你和白痴火焰还偷听别人讲话!”灰更加不爽了。

看着又吵起来的两人,洛基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做电灯泡了吧。

“你个混蛋!”夏和灰进了小巷子里打架。开玩笑,他们怎么可能会在大街上打呢?被围观可不怎么好玩。

两个人很快打了起来。

夏一个横踢,被灰躲开,但是灰的书包却掉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

不好!那本书还在书包里!

但是已经被看到了。

夏拿起地上的那本小黄书,灰扶额,完了,这下不好解释了。

“灰你……”

完了!

“原来你也喜欢我吗?”

“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啊!就是啊,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啊……”越说越小声。难道真的喜欢吗?

夏笑了。

“笑什么啊!白痴。”

“我也喜欢你哦。”

“你说什么?”灰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也喜欢你啊。”夏又说了一遍。

心跳,加快了。

《小红帽》

cp:大灰狼嘉x小红帽瑞        大灰狼同伙雷x姥姥(爷)的孙子安

嘉瑞     雷安雷

崩坏童话,会ooc

…………

“小红m……格瑞,你的姥爷生病了,能不能请你把食物送给他呢?”邻居家的阿姨笑眯眯地看着格瑞。本来是想叫小红帽的,但是看着格瑞那冰冷的眼神,硬生生改口了。

“我明白了。”格瑞点点头,拿过装着食物的篮子。

另一边……

“嘉德罗斯,我们要不然去找一些事情做做呗。”雷狮无聊的在地上打转。

“不要,和你们这些渣渣玩一点都不好玩。”嘉德罗斯双手环胸,盘腿坐在草地上。

眼神看着前方。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喂,渣渣,本大爷今天有事情要做,你随便去做什么吧。”说完,嘉德罗斯快速进入了草丛中。

“这都什么事啊。”雷狮无聊的走在森林里。“嘿嘿,发现了好玩的!”看着眼前的小房屋,雷狮眼前一亮,海盗属性发作,进去探究了。

格瑞漫步走在森林的花野上。

把身上的红色斗篷脱下,快要被闷死了。这红斗篷还是格瑞的发小金送给他的,天晓得为什么金说红色适合他,最只要的还是大红色。

“啊哈哈哈!瞧瞧我们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人类小孩!”几匹狼(人)色(wei)咪(suo)咪(de)看着格瑞。

格瑞瞟了眼他们,选择了无视。

“敢无视我们?!”怒了,“我要把你吃掉!”

“啧。”浪费时间。格瑞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有点饿,早点结束吧。

五秒钟结束了战斗,格瑞加快了速度。

嘉德罗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发现了有趣的猎物了。

“谁。”格瑞看向草丛。那种赤裸裸的眼神可不可能会感觉错。

“你很有意思啊!”嘉德罗斯从草丛里出来。

近处看了格瑞,嘉德罗斯眼前一亮,“你就是那个小红帽吧,我听说过,是凹凸村的第一美人呢。”

“哈?”格瑞愣住了。他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什么事第一美人?

“喂,小红帽,和我打一场吧!”嘉德罗斯大灰狼一脸兴奋。

“不,我要赶时间。”格瑞快速跑了起来。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不赶快离开那个大灰狼身边的话估计就离不开了,可能会被缠死。

“你等等啊!本大爷要和你打一场!”嘉德罗斯紧随其后。有意思,真有意思,小红帽这个名字真好玩。但是那个人并不适合红色啊,更适合紫色一点,就像是他的眸子。那么以后就叫他小紫帽吧!

“小紫帽,你等等我啊,和我打一场吧!”嘉德罗斯全力追向格瑞。

听到“小紫帽”,格瑞脚一滑,差点跌跟头。小紫帽是什么鬼?

“格瑞。”格瑞停下来冷冷的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一愣,“嘉德罗斯。喂!格瑞,我们打一场!”大灰狼跑到格瑞身边,“来打一场,来打一场……!”

好烦。“不,没时间。”说完继续走。快要到了。

前方不远处就是格瑞姥爷所在的小木屋。

“哦,原来你是来找人的啊,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们下次再打。”嘉德罗斯挽住格瑞的肩。

格瑞并不抵抗,这一点很奇怪。对旁边的金毛没有防备意识。

敲了敲门,“姥爷,我来了。”打开了门,格瑞和嘉德罗斯呆住了。面前的画面,是个什么情况?

雷狮脸上贴满了白条,手中颤颤巍巍的抓着扑克牌。面前的少年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

“嘉德罗斯?你怎么来了?管他呢,现在来的正好,快帮我打败他啊!”雷狮欲哭无泪。本来只是看到有房子,里面就可能会有人或者好玩的东西,好奇心的指示下进了房子。看到里面有人正在睡觉,雷狮本来只是想在他家里找一些好玩、贵重的东西,简称就是小偷偷东西。没想到找到床边的时候,床上的人忽然醒了,还莫名其妙被床咚了。一番混乱的解释后对方提出玩扑克牌。闲得无聊没事干的雷狮答应了。这一答应,输得可惨了。

“你是谁?”格瑞有些疑惑,这里应该是他那么什么姥爷的屋子才对,那么这个人是谁?

“你就是格瑞吧?”少年笑眯眯地看着格瑞,“我是安迷修,是你姥爷的孙子。”

“那么姥爷呢?”

“他啊,他早就out了。只不过是我一直在扮演者他的角色而已。其实我感觉还挺好玩的,有送上门的钱和食物。话说你也可以叫我‘骑士’,那样我会很高兴的!”安迷修自顾自的说着。

雷狮找到了机会,偷偷的看了眼安迷修的牌,从打下的牌里换了几张,“顺子,我赢了!”

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赖皮!”

雷狮摇摇头,“不不不,海盗都是光明正大做事的,从不做小人之事!这一局你输了就是输了,现在,该完成约定了吧,你应该不会赖皮吧。”

安迷修沉默,过了几秒,“好,你来吧!骑士是不会赖皮的!”

雷狮一脸灿(wei)烂(suo),靠近了安迷修。正当格瑞和嘉德罗斯以为要发生什么的时候,雷狮一把抓住了安迷修的呆毛,猛地一拽。

“呜哇!好痛啊T^T!你停下啊T^T!”安迷修痛出了颜文字。

雷狮爽了,松开了手,“呼~解气了。”

“好痛……好痛T^T……”

格瑞沉默。

“喂喂,格瑞,来打架吧!”嘉德罗斯忽然严肃,让格瑞吓了一跳。没有等格瑞回答,“你打赢了我就不缠着你了,如果我赢了,你和我一起住在你姥爷的孙子家。天天有好戏看。”

“……”这只狼才九岁吗?“你还是住在这里吧,反正我随时都可以到这里。”

“切!”嘉德罗斯撇撇嘴,“真不爽。”

从此之后,四个人很“愉快”的住在了一起。

【嘉瑞】太阳花嘉x寒冰射手瑞

植物大战僵尸

…………

嘉德罗斯是太阳花,总是被种在重重植物的包围圈里,这让爱斗好胜的他感觉很不爽,凭什么自己要被种在最里面?好气啊!
被保护的好好的嘉德罗斯总是站在王者的位置观看底下的植物,但这并不是王者,只不过是被保护的弱者。无聊的他只能够靠着观看重植物的战斗充饥。都太弱了。嘉德罗斯这样评价。他只对强者感兴趣。

在嘉德罗斯的前面,有一颗植物。嘉德罗斯对他很感兴趣。冰冷冷的,不接受别人的靠近。在战后休息的时候总会有人和他拉关系,但是那棵植物却不会理睬任何植物。他有一个发小,他似乎很关爱他的发小。嘉德罗斯想:强者不需要朋友和牵绊,这个样子只会削弱强者的能力。

每天,嘉德罗斯都会去找那个人,“我们来打架吧!”“来打架吧!”“和我打一场!”每次都被那个人赶走,理由为:“你是太阳,我们要保护你,是不能够伤害你的。”

嘉德罗斯很不舒服,真的是太可恶了!太阳又不是自己想做的。久而久之,嘉德罗斯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格瑞。嘉德罗斯每天都会去找格瑞要求单挑,但是要不然被格瑞无视,要不然就赶出去,但是嘉德罗斯没有放弃,遇到一个被他所认同的强者可是很不多的,可以说就只有格瑞一个。

在和僵尸战斗的时候,格瑞都会在嘉德罗斯的前面,做着保护嘉德罗斯的任务。每次都只能够看着格瑞的背影,嘉德罗斯好像有一点喜欢这种感觉了。

“喂喂,格瑞,不要这么冷淡啊,我说,你和那些渣渣都不同,你是一个强者,所以,来了我打一场吧!打赢了你就是王了!”

嘉德罗斯不放弃,天天缠着格瑞。后者也已经习惯了,每次嘉德罗斯去格瑞家找他的时候他都会准备一罐可乐,以防嘉德罗斯口渴。

格瑞对嘉德罗斯完全没有兴趣,他只不过是被要求保护太阳,必须要保护好太阳。这件事情格瑞也是很清楚的。太阳的动力支撑着他们整个植物王国,如果没有了太阳,他们就不可能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但是面对嘉德罗斯每日每夜的死缠烂打,格瑞感觉太阳的心智也只不过只有九岁儿童那么大而已,而且每天都要吃垃圾食品,汉堡可乐什么的,奈何太阳那么喜欢呢。

格瑞习惯了嘉德罗斯的存在,也习惯了保护他的被一天,即使都会伤痕累累。发小金说过,如果他要是受不了的话,就可以找人替换他,毕竟保护太阳是每一棵植物的任务,不是格瑞一棵植物的。

但是格瑞每次都是拒绝的,既然一开始保护了,那么就要保护到最后。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也不只是整天被吵着打打闹闹的了,嘉德罗斯发出的约战中,十个里有五个格瑞答应了,每次都让着嘉德罗斯,又发现后者的实力和他差不多,甚至在他之上。那么为什么还要保护太阳呢?

太阳就显示制造出来的傀儡,制造出供重植物生存的动力,却又只是被关在一个笼子里,想逃又逃不出去。如果太阳死掉,在制造一颗就可以了,死了就再制造,用完了就扔,明明知道这是不公平的,奈何又只能够无奈的接受。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很有进步,终于让格瑞和他打了,对于对方的防水嘉德罗斯很不爽,但是到了后面对方又用了自己的实力,嘉德罗斯才稍微被安慰了一点。他要的是能够和他对战的对手,还一定要是一个强者,对格瑞的期望也就越来越高。

这次的战斗,格瑞一如既往地挡在了嘉德罗斯的前面,很快的解决了战斗,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更没有廖策到,僵尸博士会出现在战场。

已经损失了很多植物的植物王国慌了,虽然摆明前十的高手在,但是碍于上一轮的战斗,他们也都受了伤。

僵尸博士制造出许多的巨人,还有铁通僵尸,这下子植物王国彻底陷入危机。没有丝毫的防备,如果这次僵尸入侵成功的话,植物王国将不复存在,她们的太阳也会被消灭掉。看着同伴惨死在僵尸的嘴中,嘉德罗斯的眼神冷了冷。

作为太阳,在战场上面不能够战斗,但是现在就算制造出那么多的动力又能怎么样?毁灭菇来了都不可能完全消灭,僵尸博士还可以制造出更多的僵尸。

格瑞的任务,是保护好太阳。看到僵尸博士出现的一瞬间,格瑞有一些庆幸自己的发小去了植物分部,应该是不会有事的,有担心,如果太阳死在这里怎么办?

就算拼上姓名也要保护好太阳,有了太阳植物王国还有可能存活。只要保护太阳直到毁灭菇解除了冷冻就可以了。

拼上性命的保护,嘉德罗斯都看在眼里。

真是太不舒服了,到底是谁规定的太阳在战场上不可以战斗的,把那个人拉出来一定要狠狠地打死!嘉德罗斯最讨厌被保护,但是有没有办法。看着面前格瑞摇摇晃晃,满身是伤的背影,嘉德罗斯心中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情感。

“格瑞,别保护我了。”嘉德罗斯拍上格瑞的肩,“我死了也无所谓,至少在下面还有你不是么?”

格瑞沉默,太阳可以死吗?答案是no。格瑞没有回答嘉德罗斯的话,只是把嘉德罗斯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敌人。

“我会保护好你的。”这是嘉德罗斯和格瑞所有对话中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嘉德罗斯没有心情去高兴,因为他们会分离。格瑞一旦认定好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还有十秒,再支撑十秒就好了。

格瑞深吸一口气,太阳,他一定会保护好。

这十秒,很漫长。嘉德罗斯观看了全程,格瑞被杀死的全程。

僵尸们在格瑞的身上撕咬着,格瑞拼尽力气杀掉几个过后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倒下。即使再想着要支撑自己站起来,格瑞也站不起来了。僵尸咬的格瑞全身肉肉模糊,但是格瑞似乎是感觉不到疼,挥舞着烈斩,冰冻起几个僵尸然后用烈斩消灭。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这个样子,感觉胸口有着撕裂一般的疼痛。

不要了啊。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嘉德罗斯咬牙。这群混蛋们!

谁说太阳不能够攻击的?太阳所散发出的高温足够让僵尸融化,同时,植物也是。所以植物王国的制法上面规定了,太阳不能够在战场上面战斗。

愤怒了,制法什么的也不需要管了,现在,只要把那些僵尸全部杀掉就可以了。

“不要……”格瑞虚弱的拉住嘉德罗斯的手,按住了大罗神通棍,“不可以……”一旦太阳在战场上面战斗,就会被消除。格瑞不想他的太阳被消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格瑞感觉植物王国的太阳也是他的太阳了,对于一棵冰冷的植物。

毁灭菇发动,僵尸好很成功的被全部消灭了。整个战场上,只剩下了嘉德罗斯唯一一个活物,还有一片尸体。

嘉德罗斯抱起倒在他身前的格瑞,眼眶感觉湿漉漉的。

格瑞已经死了,被僵尸吃掉了半个身体。

嘉德罗斯抱着格瑞已经凉了的身体,抽泣。

再见,对不起,格瑞……我爱你。